结构调整下,中钢网新闻中心钢厂新闻消费进入平台区

因此整体上看,依靠淘汰落后“淘汰一批”过剩产能的空间仍然存在,但是主要是作为市场倒逼作用的配套政策体现。

如何化解过剩产能?发达国家走过的路,对我们来说值得借鉴。以日本为例,1973年第一次石油危机后,日本钢铁工业主要通过淘汰落后产能、调整能源结构、发展节能技术等,大力降低成本以渡难关。在这一过程中,日本通产省对钢铁行业淘汰落后产能加强指导,同时促进行业内以追求经济性的资产重组或一些公司、企业的合并。日本政府在鼓励节能投资和技术开发引进等方面也采取了促进政策。针对环境污染问题,日本政府制定了政策法规。在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企业兼并重组过程中,政府从法律制度上为并购开辟道路,但并不过多介入具体的并购项目。

然而,出口的大幅增长并非长久之计。从2015年1月1日起,国家已经取消了4个税号下的含硼钢出口退税,不鼓励低附加值钢材产品出口的导向非常明显。在此背景下,如果钢铁行业形成对依靠出口化解产能过剩的依赖,一旦国际市场出现较大震荡或国家政策再次调整,很有可能使出口钢材回流国内市场,反而造成国内市场产能过剩的进一步加剧,起到相反的效果。

在宏观经济指标企稳向好的同时,钢铁等传统行业仍面临较大压力。经济降速以及结构调整导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钢材消费强度持续下降。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上半年我国粗钢产量4.1亿吨,同比下降1.3%。另据海关总署统计快报,上半年我国累计出口钢材5240万吨,累计进口钢材665万吨。以94%成材率计算,上半年我国净出口钢材折合粗钢4867万吨。由此计算,上半年我国粗钢表观消费量为3.63亿吨,而上年同期是3.76亿吨,同比继续下降。

当前,钢铁等行业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工作实际上是按照“消化一批、转移一批、整合一批、淘汰一批”的总思路进行的。但是,随着钢铁行业的内外部环境发生变化,这“四个一批”中的部分工作变得越来越难。我们有必要在当前条件下重新评估化解过剩产能各项措施的效果,寻找落实“四个一批”总思路的新的突破口。

经济结构调整继续优化

2014年,钢铁行业发生的最重要的变化,就是钢材消费进入平台区。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全年,我国粗钢产量同比增长0.89%,但粗钢表观消费量同比下降3.4%,即使考虑钢材贸易商以及下游用户库存下降,粗钢实际消费量也是同比持平或略有下降。由此可见,钢材消费进入平台区的特征十分明显。

总而言之,我国工业化、城镇化尚未完成,钢铁作为经济建设的基础材料,需求量仍将保持在一定规模,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建设等也将为钢铁业发展带来机遇。要摆脱当前困难的局面,还需要政府、行业和企业共同努力,化解过剩产能矛盾,坚持通过创新驱动实现转型升级,从而获得可持续发展。

再其次,钢铁企业兼并重组仍未找到破题的突破口,依靠兼并重组“整合一批”虽有效果,但真正通过这一方式压减产能的难度较大。

产能过剩是行业最大挑战

综合来看,在钢铁需求进入平台区后,钢铁行业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工作重点,将逐渐从疏导、消化过剩产能转向促进过剩产能退出市场。

应该说,化解过剩产能具有长期性。可以通过国际国内产业转移,将部分产能转移到处于较低发展阶段的国家和地区,根据能耗和环保标准淘汰工艺技术落后的产能。在市场退出方面,需要完善社会保障体系,解决企业职工养老、失业、医疗保险等问题,建立与钢铁企业退出相关的社会保障机制。

然而,依靠出口和海外建厂转移一批过剩产能仍然是值得期待的。尤其是在我国提出“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想之后,其给产能过剩行业带来的战略迂回空间是不容忽视的。

目前,我国有大约12亿吨粗钢产能,按上半年粗钢产量估算,全年产量在8.2亿吨,产能利用率仅为68%。从现在的产能利用率情况、钢材价格走势、企业经营状况等来综合分析判断,我国粗钢产能处于严重过剩阶段,这是造成当前钢材价格大幅下跌,企业生产经营陷入困境的根本原因。化解产能过剩矛盾成为行业必须解决的大问题。

窗口期已现,但钢铁行业仍未做好抓住这一机遇的准备。出现危机的企业最明显的出路就是退出行业。但地方政府出于各种考虑,往往第一选择是聚集力量救助企业,第二选择是兼并重组寻找接手方,第三选择才是由其退出市场。2014年出现危机的钢铁企业,或者在省政府的协调和自救中仍然艰难地维持着运营,或者走上了破产重组的道路。对于企业自身而言,市场主体要么没有退出市场,要么在原来的市场主体退出之后,由新的市场主体接管,产能仍然得到保留。只有一部分规模较小的民营企业真正做到了产能的退出(如河北省“周日行动”中拆除的企业),在这个过程中,甚至出现了一些小钢铁企业希望退出,但地方政府要求“再坚持坚持”的不合理现象。

在需求下降的同时,钢铁产量虽然有所下降,但仍低于需求的降幅,市场供需矛盾加剧,钢材价格大幅下滑,企业利润普遍下降。根据中钢协统计,今年前五个月,101家重点统计钢铁企业利润总额仅为5.28亿元,主营业务亏损达165亿元。

无论是国民经济中第二产业增速和占比的下降,还是单位投资的钢材消费强度持续下降,都表明了依靠传统的基建投资、房地产投资、工业投资来消化钢铁产能的思路已不再适用。甚至于依靠最终消费增长拉动的汽车、家电等行业的增长速度也已经明显趋缓。“消化一批”过剩产能最大的难处在于钢材消费的增长速度已经先于钢铁产能和产量的增速出现了明显回落,而处于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无论是新型城镇化还是“一带一路”建设,都已经很难再创造出像过去那样消费巨量钢铁的经济增长点。

今年上半年我国经济增长缓中趋稳,经济结构调整继续优化,对钢铁行业来说,则意味着钢材消费强度继续下降,面临的形势更加严峻。

未来需要实实在在的产能压减

钢材消费强度继续下降

因此,在当前依靠市场手段化解过剩产能的时间窗口已经打开的情况下,我们更需要将市场倒逼下产生的市场主体退出意愿转变为实实在在的产能压减。

根据国家统计局初步核算,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296868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7.0%。其中第三产业增加值146965亿元,增长8.4%,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49.5%,比上年同期提高2.1个百分点,高于第二产业5.8个百分点。对于消费、投资和外贸这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消费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0.0%,比去年同期提高5.7个百分点,说明我国经济结构调整继续优化,由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转化的趋势还在延续。但同时也应该看到,行业间的分化在持续,一些新产业、新业态成上升趋势,而传统产业,尤其是包括钢铁在内的产能过剩行业依然面临较大压力。

据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的符合《钢铁行业规范条件》的305家钢铁企业名单进行计算,涉及炼钢产能11.48亿吨。2014年全年,我国粗钢产量为8.23亿吨,产能利用率为71.7%。如果考虑纳入规范条件管理的钢铁企业占我国钢铁总产能的90%左右,那么全国炼钢产能在12.76亿吨左右,照此计算的产能利用率仅为64.5%。从化解产能过剩的角度来看,钢材消费进入平台区,从某种程度上意味着我国钢铁行业的产能过剩,已经开始由阶段性、结构性过剩,转变为长期全面过剩。这将使钢铁行业面临的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工作更加复杂、更加困难,也是思考未来化解产能过剩工作的一个新的出发点。

近年来,我国政府有关部门也陆续出台了一系列与化解过剩产能有关的规章、文件等。特别是2013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采用“四个一批”化解产能过剩矛盾,即通过扩大内需消化一批,通过走出去转移一批,通过兼并重组整合一批和通过提高环保、安全、能耗标准淘汰一批。有专家指出,当前钢铁产能退出的效果并不明显。一方面因为钢铁产业的投入比较大,建设周期较长,短期内很难退出。另一方面,我国钢铁企业虽然面临盈利压力,但还没有困难到破产倒闭的程度。在这种情况下,企业不会自愿退出市场,而是采取降价等恶性竞争方式留在市场,等待宏观经济复苏。

钢铁业依靠市场手段化解产能过剩迎来窗口期的主要表现,是多家中小钢铁企业因长期亏损或周转不利,导致资金链断裂,并出现债务违约等情况,被迫停产,进入下一步的重组、整顿或破产程序。2014年,海鑫钢铁、西林钢铁、川威钢铁、申特钢铁等中型钢铁企业先后遭遇危机,一度停产或减产,还有更多名不见经传的小民营钢铁企业的生存状况更加艰难,大中型钢铁企业所面临的资金压力也更加突出。到2015年1月份,由于钢材价格大幅下跌,很多民营钢铁企业由过去的尚能盈利转变为出现大规模亏损,停产、减产的范围也进一步扩大。

2014年,我国出口钢材9378万吨,同比大幅增长50.5%,且大幅超过2007年6265万吨,达到历史最高水平。钢材出口量的大幅增长,一方面反映了我国钢铁行业在国际市场中综合竞争力的显著增强,另一方面也体现出了在国内产能严重过剩的压力之下,钢铁企业对于出口这个产能释放通道的高度依赖。

2014年,海鑫钢铁的破产重组打开了钢铁行业依靠市场手段化解产能过剩的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