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城市转型,借鉴国际经验推动我国资源型城市多元化可持续发展

我国资源型城市数量多、分布广,历史贡献巨大、现实地位突出,但由于对资源的过度依赖,同时也普遍面临产业结构单一、生态修复压力大、城市功能不完善、历史包袱重、资源支撑能力下降等问题,一些资源枯竭型城市已陷入“资源诅咒”的阴影中。正因为如此,河北迁安转型过程中的做法具有借鉴意义。

摘要:记者调研了解到,近年来,山东省诸城市着力推进大众创业,相继出台优惠政策,在场地、资金、用工、培训等环节加大对创业者的扶持,降低创业门槛,全市工商登记迎来井喷式增长。自去年以来,诸城市又瞄准蓬勃发展的电子商务,引平台、建园区、育人才,电子商务…

迁安的可贵之处在于其转型的主动和坚定。从迁安的情况看,钢铁、矿山产业比重最高时曾达到工业总产值的九成以上,税收占到了全部收入的三分之二。迁安没有等到资源枯竭的生死关头再被迫转型,而是选择在“红灯前转弯”,淘汰落后产能,加强生态文明建设,探索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记者在20日至23日此间举办的“2015中国国际矿业大会”上采访了解到,避免“矿竭城衰”、谋求可持续发展,已成为全国资源型城市的发展共识。不少参会代表提出,我国资源型城市众多,转型升级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特别是一些矿业城市资源临近枯竭,环境破坏严重,转型升级刻不容缓。同时,可借鉴德国、法国一些城市的经验,采用多种方式优化产业结构,推进产业多元化发展。

转型并不意味着一切都要推倒重来。迁安没有将传统优势产业视作发展的包袱,而是着力发挥钢铁、煤化工等传统产业优势,大力发展链式经济,在调整存量的同时,做优增量,培育“高新绿”的接续替代产业,为新一轮发展积蓄后劲。

    ——资源型城市须逐步优化产业结构以实现可持续发展

发掘文化资源重塑城市形象,也是迁安转型的一大亮点。事实上,这种从“钢铁”向“文化”的转型探索,国际上已有成功先例。20世纪60年代,德国鲁尔地区也遭遇“煤炭危机”和“钢铁危机”。德国政府积极推动产业结构调整与城市功能转型,发展工业旅游,经过努力,完成了传统工业区改造,实现从传统煤钢工业基地向现代欧洲文化之都的转变。

    参加“2015中国国际矿业大会”的河南省焦作市副市长魏超杰说,焦作因煤而兴,是一个典型的资源型城市。但长时间的开发造成了焦作资源枯竭,环境破坏严重。现在焦作通过上下合作,将环境保护作为发展的着力点,实现了由资源能力依赖型向循环绿色低碳型的转变。从焦作发展的经验看,要规范与监管并举,治理与保护并重,强力推动资源枯竭型城市转型升级。

摆脱资源依赖,知易行难。我国还有许多资源型城市依然在苦苦寻找转型路径。迁安的转型之路刚刚起步,成效如何有待继续观察。要真正实现资源型城市的可持续发展,改革任务长期而艰巨。

    全国地学哲学委员会秘书长、中国地质大学(北京)教授雷新华认为,转型是矿业城市发展的必然选择,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要立足城市发展的未来,及早培育综合型经济发展沃土,寻求合理的接续替代型产业。

    原地质矿产部部长、中国矿业联合会高级资政委员会主任朱训认为,转型是资源型矿业城市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矿业城市是因勘察矿产资源而兴起的。矿产资源是不可再生的,采一点就少一点。矿业城市所拥有的资源终有一天会枯竭。如果没有其他产业替代,那么城市就可能衰退。为了避免’矿尽城衰’,就必须发展其他产业,优化产业结构,以实现可持续发展。”

    “2015中国国际矿业大会”参会代表提出,资源型城市对产业结构的优化,具有阶梯式发展的规律。矿业城市转型是一个过程,从单一矿业经济到矿业主导型经济,到多元化经济,再到综合经济型城市,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向前发展。这也被称为阶梯式发展,是矿业城市发展的一个客观规律。代表们认为,尊重这一规律,资源型城市要树立两个理念。

    第一,资源型城市面临的核心的问题是如何发展非矿产业、优化产业结构。随着非矿产业的发展,矿业城市的矿业经济就不是一统天下了。随着非矿产业进一步进展,将有几个替代品的支柱产业出现。它们和矿业产业平起平坐,这个城市才能变成多元化经济的城市。

    第二,矿业型城市的转型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要按部就班推进各项工作。从发现、培养到形成支柱产业,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办到的。要尊重矿业城市转型过程发展的规律,分清阶段,扎扎实实一步一步地把转型升级工作做好。不可为了追求业绩而操之过急,违背客观规律。

    ——德法经验为我国资源型城市转型发展提供参考

    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副校长、中国矿业联合会矿业城市工作委员会秘书长雷涯邻在“2015中国国际矿业大会”上提供了德国和法国在资源城市转型方面的经验,为我国类似城市提供了一些参考。

    第一,经济多元化发展帮助德国鲁尔区走向经济繁荣。德国鲁尔区是典型的传统工业地域,在被大规模开采之前,鲁尔区有着非常丰富的煤炭资源,占德国煤炭总储量的3/4。19世纪德国大规模开采煤炭生产钢铁,它成为重工业区和最大的传统工业地域。

    20世纪50年代以后,鲁尔地区煤炭储量在消费过程中下降,同时面临严重的环境污染。面对这种困境,鲁尔区开始了漫长的经济转型之路。随着工业布局区域的合理调整,经济由衰落转向繁荣,为世界各地的旧工业改造提供了范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