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钢铁大省陷入去产能怪圈,世界钢铁第一大省

2014年,河北省粗钢产量1.85亿吨,同比下降0.60%。这一看似细微的变化,因14年来首次下降而备受瞩目。曾支撑“世界钢铁第一大时数十年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而今贴上了“高污染、高能耗、低效益”的标签。

6月27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一组数据,使市场对于钢铁行业去产能难有了新的体会:包括钢铁在内的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今年1-5月份利润总额达到558.6亿元,同比增长74.8%。

国务院要求,到2017年底全国压减8000万吨钢铁产能,其中6000万吨落在河北,这相当于2014年德、法两国的粗钢产量。河北特别是迁安、武安、丰南等“一钢独大”的县市,感到了寒冬来临的重重压力。

这可以部分解答为何三个钢铁大省河北、江苏、山东的钢铁去产能举步维艰。

21世纪经济报道查询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发现,1-5月全国钢铁产量前几名,河北、江苏、山东粗钢产量分别为8352.27万吨、4590.98万吨、2919.63万吨。这一数据显示,河北、江苏、山东的粗钢产量比上一年同期分别增产了0.3%、2.19%、5.47%,高于去年同期的8327.8万吨、4492.8万吨、2768.3万吨。

这和全国去产能的要求不符。根据国家的要求,“十三五”粗钢要减产1-1.5亿吨的产能。

缘何钢铁大省出现“越减越多”的局面?

三钢铁大省增产

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近期在天津的达沃斯相关论坛上透露,“十三五”钢铁的产能要去掉1到1.5亿吨,煤炭产能要去掉5亿吨,还有5亿吨是减量重组,减量重组5亿吨里面大概一半以上也是要去掉的产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