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资投入或是变相炒作,中钢网新闻中心钢厂新闻起底沙钢股份新金主

春节刚过,A股市场就浮现一起资本运作的神秘案例,9位自然人步调一致地合计斥资近46亿元收购了沙钢股份超半数的股份,惊煞资本市场。而且,这些买方的身份颇为神秘,巨额投资的目的也令人费解。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其中多位买方均处于钢铁上下游行业,此举或许与沙钢股份的转型有关。另外,也有市场人士揣测这些买方的背后可能还另有他人,其是在变相炒作沙钢股份,以此牟利。

3月1日晚,沙钢股份因股价连续三日涨停发布股票异常波动公告。3月2日,沙钢股份再度涨停,3月3日开盘冲击涨停板后震荡下行,收于9.47元/股。该收盘价相对于9位自然人5.29元/股的受让价,增长幅度达79.02%,而这也意味着受让沙钢股份55%股权的这9位神秘自然人的账面浮盈已达36.35亿元。

多位买方处钢铁行业上下游

鼎盛棋牌娱乐,高手接盘引关注

停牌近一个月的沙钢股份昨日揭开了重大事项的面纱,该公司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江苏沙钢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沙钢集团”)已将8.69亿股股份,约55.12%的股权以5.29元/股的价格转给了9位自然人,他们分别是李非文、刘振光、黄李厚、李强、王继满、朱峥、刘本忠、燕卫民、金洁。反过来说,这9位自然人是斥45.96亿元收购了沙钢股份55.12%的股权,算下来平均每人出资逾5亿元。显然,这笔买卖并不是普通的自然人能为之的。

此前在今年2月底,控股股东沙钢集团签订了以近46亿元的价格转让沙钢股份55.12%的股份给上述9位自然人的协议,并称此次减持行为主要是为后续企业转型发展提供资金支持。然而亦有业内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沙钢集团此番大幅减持套现可能有弃上市公司的打算。

那么,这9位买方究竟是什么来路?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其中有5位买方都可能与资本市场有关联,他们不是上市公司的高管就是上市公司的前十大股东,且有多位买方所处的公司都是钢铁行业的上下游企业。

2月25日,沙钢股份公告称,2月16日,沙钢集团与李非文、刘振光、黄李厚、李强、王继满、朱峥、刘本忠、燕卫民、金洁分别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向后者转让其持有的无限售流通股8.69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
55.12%),每股转让价格5.29元,合计约45.96亿元。

北京商报记者发现,李非文与鑫科材料董事李非文的资料吻合,出生于1972年,住在深圳,且李非文又可能与鑫科材料实际控制人李非列是兄弟关系;刘振光则为龙宇燃油的实控人之一,其直接或间接持有龙宇燃油67.01%股份;黄李厚曾出现在双星新材2013年半年报中,其以持股0.1%进入双星新材前十大股东的行列,由于2014年三季报双星新材第十大股东是持股0.2%,高于黄李厚的持股数量,所以他是否还持有双星新材尚不好判断;燕卫民与洪桥集团(非执行董事燕卫民的资料一致,年龄为48岁,燕卫民在洪桥集团负责与国内钢铁企业、矿业企业、港口及矿山建设企业的沟通联系,其同时也是海天天线的执行董事;金洁则与中弘股份董秘金洁的资料吻合,生于1971年10月。

如此大手笔的接盘使得公告一经发出,这9位自然人的身份就引起了广泛关注。

值得一提的是,龙宇燃油主营船舶发动机燃料业务、鑫科材料主营铜工业及贵金属材料业务、洪桥集团主营铁钢业务……其所属行业似乎都与钢铁行业有关。

除了公告中披露的刘振光直接或间接持有龙宇燃油67.01%股权,是龙宇燃油实控人外,公开资料显示,其中出生于1972年5月的李非文与鑫科材料的董事“李非文”姓名和出生年份相同,有报道称,鑫科材料的董事李非文同时是“飞尚系”掌门李非列的弟弟;受让方中,金洁和燕卫民分别出生于1971年和1967年,与中弘股份董事、副总经理、董秘“金洁”以及洪桥集团的一名非执行董事“燕卫民”的资料相吻合。

对此,一位投资顾问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咨询时猜测说,“沙钢股份可能是想进一步寻求产业链的整合,谋求转型。这几位买方所处的公司正好是在这个链条上,这对公司拓宽上游采购和下游产品的销售渠道有好处”。

停牌前异动遭质疑

是否为一致行动人存争议

记者为此分别致电鑫科材料和中弘股份。鑫科材料方面表示:“我们也是在网上才看到这件事的,这个李非文是不是我们公司董事李非文我们尚没有证实,而这个行为和上市公司没有关系,因此也没有告知我们。从公司层面来讲,我们从来没有讨论过和沙钢合作的事情。此外,我们实控人李非列确实有个弟弟叫李非文,但他是不是就是我们公司的这个董事,我们也没有证实。”

对于9位神秘买方的背景,市场上还有另一种揣测。有分析人士指出,9位自然人拿出高达46亿元的资金,若不谋求点什么,有些不符合商业逻辑,并认为他们可能是一致行动人关系。

“这个你与董秘个人直接联系吧,我也不清楚是不是他本人,也没看到相关协议。”中弘股份证券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果真是他,那也是他个人行为,与上市公司没什么关系,公司层面上目前没有和沙钢合作的诉求。”